栗栖番号

栗栖番号

 虽然肾中之水,无形之水,肾中之火,亦无形之火也。古人所以治虚人大便结者,用苁蓉一两,水洗出盐味,另用净水煮服,即下大便,正取其补虚而滑肠也。

惟伤寒中之下利,乃热毒也,芩、连、栀子不足以解其毒,必用白头翁,以化大肠之热,而又不损脾气之阴,逐瘀积而留津液,实有奇功也。二汤分早晚服之,使两不相妨,而两有益也。

天下有形之损,其损小。曰∶芍药之义,乌能而尽哉,但不知吾子欲问者。

天花粉,亦消痰降气,润渴生津,清热除烦,排脓去毒,逐瘀定狂,利小便而通月水。或问黄连止痢而浓肠胃,吾子略而不谈,何也?

嗟乎!仲醇之所慎者,正病所不必慎者也。内容:白芷,味辛,气温,升也,阳也,无毒。

 然而,经年累月殊无功效者,单藉一味以作汤,而不加补气血之味也。 一百斤蒲公英,可取膏七斤,存之药笼中,以治疮毒、火毒,尤妙,凡前药内该用草一两者,只消用二钱,尤简妙法也。

Leave a Reply